“老漂族”面臨心理空巢:每天操持傢務 忍受孤獨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91潇洒哥美空学院空姐在线观看_日本少女色情图插插_狠狠撸爱操操成人av成人电影

  “感覺退瞭休  ,我就是不掙錢的保姆  。在老傢隻照顧老頭子一個人  ,到北京卻要照顧4個——兒子、兒媳加上孫子孫女 。”從河北隨子女來京的老人王春妹說 ,“到瞭北京  ,一點都沒有養老享福的感覺  。”

  像王春妹這樣的“老漂族”還有很多 。由北京市社科院、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共同發佈的《北京社會治理發展報告(2016~2017)》藍皮書指出  ,流動老人占流動人口總量的7.2% ,60~69歲約占隨遷老人的78%  。語言和生活習慣的差異  ,加上親朋舊友遠離等原因  ,使流動老人與遷入地生活產生隔閡  ,成為社區中的“隱形人” 。

  進城並不是來養老

  在北京一傢文化創意公司工作的郭宇  ,對於請不起保姆隻能讓父母來京幫忙感到很無奈  。“沒辦法  ,我和妻子每天都要上班 ,妻子在互聯網公司工作  ,經常加班到晚上九十點鐘  ,接孩子、做飯、日常傢務等 ,全都靠老人  。”

  郭宇傢是兩室一廳  ,他的父母不能同時前來  。輪到父親來照看孩子時  ,因為和孩子擠在一個屋子裡  ,父親生活得很不習慣 。擔心自己打呼嚕吵醒孩子  ,老人經常忍著困意到天明  。

  “於心不忍  ,可真的沒有辦法  。曾經和妻子商量過  ,能否有一個人辭掉工作照顧傢庭 ,但發現並不現實  ,兩個人每月的收入還瞭房貸後所剩無幾 。”郭宇無奈道  。他還記得自己小時候  ,是在一個國企廠區長大的  ,“聽我父親說  ,那時候雙職工傢庭  ,單位有幼兒園 ,老人病瞭  ,單位有醫務室  ,不至於像我們現在這麼累 。”

  幫助子女帶孩子、做傢務 ,是許多隨遷老人的日常事務  。個中原因 ,有的是因為子女工作繁忙  ,有的則是子女自理能力不強  ,即便已經為人父母  ,但還是難以應對傢務事  。

  從山東隨遷來京的方女士發現  ,小區裡帶孩子的老人  ,大多和自己一樣  ,操著外地口音  。方女士幫忙帶孩子的背後  ,是自己的女兒從小沒做過什麼傢務 ,女婿也如此 。“以前為瞭讓閨女好好學習 ,什麼活兒都不讓她幹  。”孩子結婚後  ,這些傢務還是歸隨遷而來的方女士做  。

  “老漂”一族面臨“心理空巢”

  不僅“退而不休”操勞傢務事  ,這些為子女而“漂”的老人  ,雖在子女身邊  ,卻面臨巨大的“心理空巢” 。

  王春妹每天的作息時間是這樣的:早上5點半起床做早飯  ,6點半叫兒子兒媳起床  ,幫忙給孫子孫女穿衣服  ,兒子兒媳上班後 ,她要送孫子孫女上幼兒園 ,緊接著去買菜 。買回來的菜上午並不著急做  ,開始洗衣服  。因為中午隻有她一個人在傢 ,隻需要吃前一天的剩菜  。下午切好菜  ,去幼兒園接孩子 ,兩個孩子玩的時候開始炒菜  ,等到兒子兒媳下班回來就能吃現成的  。“每天兩眼一睜  ,忙到睡覺  。”

  每天晚上  ,是王春妹感覺最失落的時間  ,“他們回來要麼對著電視  ,要麼對著電腦  ,要麼玩手機  ,我忙活瞭一天 ,他們也不和我說話 ,感覺我是個‘局外人’ 。”

  郭宇也想讓父母參與傢裡的事務  ,至少不是每天對坐無言 。但很快 ,他發現  ,別說媳婦  ,自己回到傢  ,有時和父母也無話可說  。相反  ,有時父親說得不到位  ,反而遭到媳婦的白眼  。而輪到他母親來看孩子時 ,郭宇時時刻刻都在擔心“婆媳千萬別打架” 。

  方女士退休前在學校工作  ,“多少也算體面” 。但到瞭北京  ,方女士覺得自己做的事情 ,“和小時工沒什麼區別”  ,雖然心理有落差  ,但在女兒傢也得忍著 ,因為經濟上還要依賴子女  。

  在隨遷地沒有“朋友圈”

  傢務之餘  ,崔先生常去小區花園遛彎 ,但是卻一直找不到能說到一起的人 。他感覺  ,自己和本地老人之間  ,有一堵無形的墻  。“他們討論的要麼是投資  ,要麼是出國旅遊 ,還有孫子孫女上什麼興趣班 ,我都插不上嘴  。”

  在老傢  ,方女士有很多好朋友  ,不論是同事、鄰居還是同學  。“在小城市  ,基本上大傢都認識 ,走在馬路上經常要打招呼  。”但是到瞭北京  ,方女士尋找“朋友圈”並不容易  ,除瞭子女  ,沒一個熟人  。原以為北京“醫療條件好”  ,來瞭後才發現 ,看病掛個號太難瞭 。“北京資源多  ,但不見得誰都能享受得到 。”

  “身在異地 ,心在老傢”  ,是不少“老漂族”的生活寫照  。

  事實上  ,幫助外地老人融入城市  ,有關方面一直在努力  。以北京市房山區為例  ,由該區社工聯合會進行的隨遷老人社區融合項目  ,就以長陽鎮8個社區為實施區域 ,以55周歲以上的隨遷老人群體為直接受益人群 ,社區其他居民為間接受益人群 。該項目除瞭組織隨遷老人參加活動外  ,還建立瞭隨遷老人社區檔案 ,對有特殊需求的隨遷老人建立檔案 ,掌握他們的基本信息、興趣愛好和精神需求  。

  許多城市也正在對隨遷老人打開社會福利大門 ,讓他們不再是公共服務方面的“隱形人”  。在杭州 ,60~69周歲的外地老年人持身份證  ,進入政府投資主辦的公園、文化宮(館)、博物館甚至一些旅遊景點等公共場所  ,享受半價優惠 。本報記者 趙昂

  原標題:在子女傢忙碌的“局外人”